当前位置: 首页 > 文学/随笔, 生活/随想 > 正文

清明闲思

四月之初,带着春天的花花绿绿,送来了2017年的清明时节。

印象中,总应该是跟这父亲去祭奠祖坟。而今天,恰逢清明假期,也游玩结束,远离家乡在外实习的我,闲暇之中也独自一人慢慢开始思索所谓的人生。伴随着时间的流逝与心智的成长,加之去年奶奶的去世,让我第一次对死亡突然有了一点认识与思考。在这里我最先想起的便是高中时语文试卷中的一篇阅读文章《微火》。在这里,我不妨引用作者周蓬桦原文分享与你:

我在野地里闲逛,手里夹着一支香烟,它可以和内心暗藏的微火呼应,还可以让你在夜幕下或者大风中游走,穿过一条危机四伏的道路。

一个人内心的火焰,生来就有。我曾经的一位邻居,有一年他得上一种怪病,躺在床上再也没有起来。他用仰躺的方式延续生命倒也罢了,令我感到残忍的是,几乎每天,他的身上必需要扎满银针才能缓解疼痛。我隔一段时间就去看望他,出门后都要难过好久,因为我看到一个全身被扎满针的人如何向来客展示微笑。他太太告诉我,如果哪天碰巧天气不好,大夫没有及时赶来,老人就会陷入恐慌状态,即便他的病当时并没有发作。他让家人一次次打去电话,“大夫到哪儿了?快催催,我觉得快不行了。”一场大雨过后,大夫终于赶来,他迫不急待朝身上指指:“快,给我的全身都扎上针。”

我听了这样的讲述,又对死亡的疑虑增加了几分。死亡究竟意味着什么?每个人必须付出死的代价才能验证。可气的是,对于它的验证结果,哪怕是个美妙仙境,也无法将信息完整地传递给活着的人们。换一个角度说,假如死亡世界果真是个美妙的仙境,这个事实得到科学的鉴定,人类会不会忽然就变得轻松呢?会不会丢下眼前痛苦琐碎的生活,纷纷往死亡的仙境里逃跑呢?

我记得在夜晚穿行的那一刻,总是在头上闪烁的星光突然消失。四周晚冬的荒野,扭曲的枯树,几丛苇草,早已干涸的水洼,斜坡上的幽暗洞穴,给人造成一种很可怕的错觉,觉得自己置身于上帝的某种设计中了。此刻,风声、夜鸟的叫声、远处的村庄,都达到了对生命考验的联盟和默契。人的恐惧正是源于这种未知,心想如果今夜神开恩让我走出荒野,就是最大的恩赐。而当我走出困境、抵达温暖的屋舍之后,与友人饮酒、聊天,畅谈历险,却又很快忘记了神的存在。神之所以为神,就是不轻易计较人类的失礼,而人做不到这样。

田野上有一幢草楼,那是被农人废弃的护青人的居所。想起它,我的脑子里就立即浮现出一个满头长癞疤的人,手里提着一杆火枪围着大片的农作物转悠。这个人是我母亲的叔伯兄弟,我叫他癞疤四舅。他的生活没有讲究,饿了从土里拔下一只萝卜,渴了削下一根秫秸,从中汲取甘汁。他的身上没有一点赘肉,因为他身上有了多余的东西,就把它归还给野地。他的整个人生,与粮食、牲口、日月、河湾、土炕等事物有关,而远离研究、礼仪、述职、嫉妒、级别等一切所谓文明社会的零部件。

日益重复的生活已经消磨了我们的激情,我们需要不间断地到野地里摄取,才能获得天然的元素。有时候我真的羡慕癞疤四舅,他怀抱一杆土枪做梦,秋收后离开田野,熬过冬天直至过完一生。后来在一年秋收过后,他果真死去了,过了一个多月才被人发现。于是人们感叹:“癞疤可真可怜啊!” 但我分明看到他倚着土墙的样子,死亡在他的脸上,流淌得十分安详。

在癞疤四舅死后不久,我姥姥镇上的大人物—— 一个姓胡的镇长死了,镇上顿时热闹起来,全镇停工三天。接下来是隆重的追悼会,吹吹打打,送葬的男男女女都哭肿了眼睛,可结果还是得把镇长埋到荒野里。胡镇长死后不到一年,他年轻的老婆就改嫁了。而此前,人们就早已不再提起胡镇长。

今天,在沉沉夜幕下,我重温着人世间发生的这些事情,感到人的一生像一支燃烧的香烟,吸一口才能亮一下。

我特别喜欢这种朴实里沉淀着的思考。可以想象,在一个充满阳光的长长的午后,你无所事事,也无所顾忌。摊开笔记本,阅读一段文字,然后闭上眼,并努力地将自己置身其境,用心去感受:

“我在野地里闲逛,手里夹着一支香烟,它可以和内心暗藏的微火呼应,还可以让你在夜幕下或者大风中游走,穿过一条危机四伏的道路……”

所有的思索与想象,将会迸发出内心深处的那处微火,又如同夜空里的那颗孤星,照亮着黑夜里的旅人。“而今天,在沉沉夜幕下,我重温着人世间发生的这些事情,感到人的一生像一支燃烧的香烟,吸一口才能亮一下。” 这是一种多么美妙而有趣的感觉。

而此时的我,正是如此。生活中太多的陈杂琐事,往往让人变得浮躁、圆滑,驱逐名利,有时甚至勾心斗角。而这人世间发生的一切,也都将随着时间轴的转动,而被反复擦除。也正因如此,有时候静下心来想想,生活就应该是具体而有趣的。在这有限的生命里,能赶着时间的步伐,做自己认为对并有趣的事情,当是件幸福的事情。

吴军老师在他那篇《向死而生》的文章中讲到了爱因斯坦和他朋友的一段谈话,这位物理学家是一位看穿了时空的智者。他讲,我们对死亡的恐惧有点莫名奇妙,我们站在“有”的世界,试图理解“无”的问题,按照“有”的逻辑,对“无”产生恐惧。

这句话,并不是那么容易理解,不过年轻的我们, 或许在将来的日子里, 慢慢体会出来它的含义。以上,就是今天的一些碎碎念。实习的这大半年,让我的心智不断成长,闲暇之中的思考也慢慢变得深沉而看得更长远。然而,最后的大学时光也仅剩这3个月,很多道理与想法总恨不得早点感悟到,可现实偏偏是越不过时间那道坎。在此写下这些杂乱的文字,愿与时间做朋友。

2017年4月3日

于杭州 梦想小镇



这篇博文由 s0nnet 于2017年04月03日发表在 文学/随笔, 生活/随想 分类下, 通告目前不可用,你可以至底部留下评论。
如无特别说明,独木の白帆发表的文章均为原创,欢迎大家转载,转载请注明: 清明闲思 | 独木の白帆
关键字: ,

清明闲思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快捷键:Ctrl+Enter